首 页  >>  政务公开  >>  志说鹤壁  >>  志说鹤壁之二十一——鹤山区村名的历史元素

志说鹤壁之二十一——鹤山区村名的历史元素

张家沟  冯洋摄

张国庆

据《鹤山区志(1988年~2000年)》记载,截止到2000年,鹤山区共有自然村103个。其中鹤壁集镇70个,姬家山乡33个。探析这些村名,鹤山区村庄曾经的自然地理环境和人文社会状况便略知一斑。

村名:历史自然环境的一面镜子

鹤山区有些村落以山、岭、沟、涧、岗、坡、顶等地貌形状命名,如姬家山、郭家岗、崔村沟、岭南、井坡、韩林涧等。这些村所处的位置或山或沟或坡或岗。部分村落虽未以地形命名,但村名中也含有土、石、(chān)等表示山区地貌的字眼,如土门表示该村位于土山之间,村口有土山如门,将其与外界阻隔(现有隧道通往山外)。

王家、杜家的“”字意为山中行走缓慢,侧面反映出这里多山。这类村名共有35个,其中姬家山乡27个、占77.1%,鹤壁集镇8个、占7.22.9%。这说明,姬家山乡位于深山区,地势崎岖复杂;鹤壁集镇位于浅山丘陵区,地势相对平缓。二者综合,鹤山区地形地貌一目了然。

还有少部分村落以河、池等水文元素命名。此类村名鹤山区有4个,其中鹤壁集镇有3个,即东马驹河、中马驹河、西马驹河,3个村毗邻河。姬家山乡仅有清水池1个,该村临池塘,以池入名。古代人们多逐水而居,故村名包含的河、池等水文元素是反映该村水文状况的重要指标。两者相比,说明古代鹤壁集镇水资源较为丰富。郦道元在《水经注》中记载,古代河水势浩大。金代诗人郦权在《自鹤壁游善应洹山》诗中也曾描写鹤壁集“下流泉满山”“人家跨清溪”“穷溪水源清,溜溜如细绠(gěng)”等。

另有部分村落以方位名词入村名。此类村名共有24个,其中鹤壁集镇有17个,占70.8%,且成系统和规模,方向指示感较强。如鹤壁集镇的东西南北中5个杨邑村以及东中西3个马驹河和东街、西街、北街、南街4个村等。这说明鹤壁集地势相对开阔,平地连片且面积较大。姬家山乡有西张陆沟、西小庄、岭南、西边村、东顶、西顶、东齐等7个,占29.2%,且村名中的方位名词分布较为散乱,故方向感弱。

老村落发展到饱和阶段便向周边分化出新村落。新老村落社会关系密切,为便于生产生活,新村落遂以老村落为参照物命名。姬家山乡地处深山,村落多在山顶或沟谷,山路崎岖,行人对村落具体方位的感知较弱,故此类村落少。

村名:历史人文环境的印证

鹤山区部分村名冠以姓氏。此类村名在鹤山区有56个,其中鹤壁集镇39个,姬家山乡17个。古代人们希望人丁兴旺,同姓族人遂聚居一地,形成了此类村落。为避免村名“撞车”,便加上表示居住环境特征或方位的词语以示区分。

历史上这些村落多家族势力大,凝聚力强。他们修祠堂、建家庙、续族谱、立祖训以显地位。鹤壁集镇有18个村名挂“荒”字,如李家荒、张家荒、王家荒、杜家荒等。据2016年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,这些村落多建于明初。经过元末战争,明初北方人口锐减,土地大量荒芜。有百姓迁居于此,遂以“荒”字纳入村名,反映出当时环境的荒凉和创业立村的艰辛。

有些村名则对应了某些历史事件。如鹤壁集镇的蜀村、龙宫、4个马庄、7个闾寨。据《安阳县志》记载,三国后主刘禅被司马氏长期幽禁于现鹤山区万柏山中山寨。闲暇时刘禅率臣仆下山向周边百姓传授蜀国宫廷花艺。有两个村刘禅去得最多、待得时间最长,花也种得最好,为寄托乡思,刘禅分别将其命名为蜀村、龙宫。后来司马氏设置在周边监视刘禅动向的7个军寨以及服务于军队的4个养马场附近也人口渐增,形成了今天的7个闾寨和4个马庄。蜀亡后刘禅之事正史记载含糊,这些村名所讲述的故事可能正是正史不便或不愿记载的。

个别村名反映出古代经济发展的某一方面。如鹤壁集镇的红矾厂以“矾”“厂”命名,说明历史上该村曾经矾矿兴盛。金人郦权在《自鹤壁游善应洹山》中说鹤壁“青山不爱宝,岁岁出矾矿。公场沸千夫,利井供百鼎。谁开争夺源,败此丘壑胜?”明崇祯本《汤阴县志》记载“汤阴县西有矾、红瓷器、煤炭”。这是该村名含义的最好印证。鹤壁集镇的3个马驹河村历史上可能商贸发达。明代杜梅龄在《避水登牟山绝顶》中说“险峻一登鹤壁岭,徘徊三渡马车河”。金代、明代鹤壁曾设镇,东有官道通汤阴县城,马驹河位于官道附近,来往马车较多,加之邻近河,故名马车河。马驹河或为后世误读谬传。


点击次数:1406  发布日期:2017-07-11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